来自“caoz的小密圈-caoz”

这世上有宽恕和乐于原谅的人,但大部分是不宽恕不原谅的人。那些宽恕和乐于原谅的人被认为善良,但他们的安全和利益保障,其实是因为那些不肯宽恕,不肯原谅的社会环境,这种环境制止了恶人持续的恶行,并保障了善良的人不会遭遇太多恶行。

从某种意义来说,善良的人其实是搭了那些不够善良,不肯宽恕的人的便车。

搭便车效应还体现在诸多领域。  

比如西方一些明星开始接受某种反智理念,比如认为疫苗是化学物品会伤害人体,坚决禁止自己子女打疫苗。

这些孩子的健康和安全的保障其实是绝大部分孩子打了疫苗,所以恶性传染疾病没有传播的途径,他们也是搭便车的受益者,但很多时候,他们不但节省了打疫苗的成本,还嘲笑打疫苗的人愚蠢。  

这些是少数人搭了多数人的便车。  

还有多数人搭了少数人的便车,比如孙志刚案带来了收容制度的终止,那么数不清的人其实是搭了孙志刚的便车。  

职场一些维权事件也是同理,很多人拿到了离职补偿,其实是搭了那些维权,甚至维权遭遇惨痛经历的人的便车。  

很多时候,我也是搭便车的一员,很多时候,我也会劝读者搭便车,比如不要过度维权,要学会止损,要尽快抽身,注意安全。  

但为他人抱薪者 不该遭受嘲笑和侮辱。  

搭便车就算了,不要把那些牺牲者当傻子,没有他们,哪有便车。所有权利,都是别人抗争来的。